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共产党人

付牛石:谁才是毛主席志同道合的战友?

伏牛石 · 2021-11-23 · 来源:原创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只要时间继续流逝,毛主席的伟大人格与历史功绩将会在今后的时空里愈发光彩照人,愈发深入人心,愈发造福子孙后代,愈发由中国走向全人类。

  周恩来与朱德,是举世公认的毛泽东一生中为数不多的志同道合的亲密战友。然而,毛周朱之间战斗友谊的形成绝非属于一见如故那种,而是在中国革命与建设血与火的反复磨练中渐次形成的。

  朱德与毛泽东的相识要晚于周恩来。周恩来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便与毛泽东相识于广州。那时,周恩来在党内党外的职务均低于毛泽东。周恩来当时在党内尚未进入核心领导层,在国共合作创办的黄埔军校里担任政治部主任。而毛泽东不仅是中共一大的十三名代表之一,还是中共一大、二大、三大中央委员,在中共二大上曾被选为党的核心领导成员。国共合作之后,毛泽东参加了国民党一大,被选为国民党候补中央委员,后来更是成为国民党中央代理宣传部部长。就是彼时任黄埔军校校长的蒋介石,在国民党内的职务也远低于毛泽东,他连国民党一大的党代表都不是。不同的是,蒋介石一直是国民党序列里的人,而毛周则是共产党序列里的人。

  朱德与毛泽东在上井冈山之前,可能神交已久,却未曾谋过面。不过毛朱二人一旦会面,就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革命同事而已,很快就成了并肩战斗出生入死的战友与同志。

  朱毛二人分别是国共关系破裂之后中国共产党人决定以武装的革命反抗武装的反革命后发动的震惊全国的南昌起义和秋收起义的参与者与领导者。

  不同的是,朱德在南昌起义领导层中,地位较低,按照当时领导人职务排序的话,恐怕在十名之后。而毛泽东却是秋收起义的最高领导人——前委书记。

  南昌起义时,作为南昌市公安局长的朱德,手里掌管的武装力量很少,仅有一个军官教导团而已。按照起义队伍撤退后朱德被委任的职务看,仅仅是一个副军长。可就是这个不起眼的领导职务,却让朱德在中国革命最危难之际星耀太空,功高盖世,一举成名,并很快把自己的影响和地位扩大甚至超越了南昌起义领导层里的所有人。南昌起义部队的主力要南下广州,准备在那里建立根据地,以便好接受共产国际的军事援助。起义部队主要领导者周恩来、贺龙、叶挺等人均随主力南下,留朱德率领一支原本不属于自己管辖的队伍在三河坝阻挡追敌,掩护主力部队。

  然而,南下主力部队很快就在国民党军队的四面围堵中全面溃败,主要领导人们化妆后分头避难各地,只剩下一小股幸存者北还加入了朱德的部队,轰轰烈烈的南昌起义就这样失败了。而朱德领导的这支后卫掩护部队,成了南昌起义硕果仅存的革命武装力量。

  那时候的部队里人员庞杂,纪律涣散,革命目的不明确,山头主义严重。许多人不服朱德领导,对革命前途悲观失望。没多久,几千人的部队便在部分军事主管们的带领下四散星逃。当部队走到一个叫天心圩的地方时,部队剩下不足一千人,团级以上军事主官和政治主管只剩下王尔琢和陈毅。

  当此危难之际,肩负着特殊历史使命的朱德挺身而出,以擎天巨柱一般的伟岸身姿和洪钟一般振聋发聩的声音,对剩下的人进行了彻心透骨的革命信念的宣传与动员。终于坚定了大家的意志,鼓舞了大家的斗志,树立了大家的信仰,拨开了迷蒙的云雾。剩余的八百余人在朱德的带领下一直奋勇向前,几经挫折与磨难,最后到达毛泽东开创的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井冈山。

  在井冈山,毛朱二人亲密合作。虽然他们在军事政治上意见多有分歧,但二人肝胆相照,对革命事业赤胆忠心,在维护服务革命大局的前提之下,他们慢慢由陌生而熟悉,由分歧而统一,由相识而相知,最终成为广为人知的“朱毛”组合。

  实话说,出身行伍的朱德一开始并不看好毛泽东,总认为他只是一介文人,搞点政治,刷耍笔杆还可以,至于领兵打仗恐怕就有所不足了。然而,在铁的现实面前,朱德他们单纯的军事观点处处碰壁,而毛泽东灵活机动的政治与军事结合的方法和深谋远虑的战略眼光却无往而不胜。朱德对毛泽东的服膺,完全来自血与火的斗争实践。其实,不仅朱德如此,陈毅也是如此。陈毅曾经在红四军党代会上鼓动部分对毛泽东不满或不理解的人选掉了毛泽东的前委书记一职,转而由自己担任。而接任了前委书记一职的陈毅和主管军事的朱德,独立行事以后,放弃了毛泽东的正确战略战术,结果招致了部队不小的损失。

  但陈毅必定是一个与朱德一样光明磊落的革命家,时刻把党的利益看得高于一切。他在辗转去了一趟中央以后,身心受到巨大震动,深感自己的不足和毛泽东的正确。回到井冈山后,主动承认错误,亲自请毛泽东出山。自此以后,陈毅毕生成为毛泽东坚定的追随者和亲密战友。陈毅后来曾说过,开始并不认为毛主席是我们的领袖,可在实践中却发现只有他才是我们党真正的领袖。只有跟毛主席走,革命才能胜利。

  朱德在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宽厚慈祥,德高望重,老成持重。他与毛主席之间的互相信任,互相支持,密切合作,至今有口皆碑,传为美谈。前面说过,刚上井冈山时,他与毛泽东之间并不和谐,常常发生军政方面的意见分歧。可二人争执归争执,合作始终是主流。他们之间争执的是真理,决不是个人私怨。每一次争执之后,只能增进他们彼此间的进一步了解,增加他们之间的战斗友谊,绝没有损伤他们之间的相互信任与更深度合作。每一次争执之后,朱德总是自觉规避修正自己的错误,心悦诚服地服从毛泽东的正确意见。由于二人之间的争执常常是毛泽东正确,朱德不正确。朱德并不因此感到有失体面,而是毫不犹豫地归依到毛泽东正确的一面来。惟其如此,井冈山的局面才能打开并稳固下来,出击闽西的决策才能顺利贯彻与实施,中央苏区的大好局面才能形成。朱德曾不止一次说,任何时候,只要有毛主席在,就什么都不怕。直到临逝世的一九七六年,年已九十的朱德,在病榻上聆听了毛主席新发表的词二首,心里很是激动。他的身体稍有好转,便伏案疾书,写下他一生最后的诗篇《喜读毛主席词》,寄托了对毛主席的无比热爱与崇敬:昔上井冈山,革命得摇篮。千流归大海,奔腾涌巨澜。罗霄大旗举,红透半边天。路线成众志,工农有政权。无产者必胜,领袖砥柱坚。几度危难急,赖之转为安......

  朱老总一生追求真理。当年他出走云南,放弃已有的高官厚禄,直奔革命圣地上海。在遭遇了陈独秀的冷遇之后,依然不改其衷,转而远赴欧洲,继续寻求救国真理。在法国,他幸遇中共旅欧支部领导人周恩来,终于夙愿得偿,成为中国共产党光荣的一员,并自此九死不悔,奋斗终生。长征途中,他遭到张国焘等分裂主义者的胁迫,他们要朱德公开宣布与毛主席决裂。朱德大义凛然,不为所动,坚定捍卫党中央和毛泽东的权威。他对张国焘说,北上是中央的既定方针,你我都是签了字的,怎能够出尔反尔?你让我反对毛泽东,那更不可能。朱毛,朱毛,从井冈山开始,我早已和毛泽东彼此难分了,外国人都把朱毛当成一个人,朱怎能离开毛呢?

  难怪毛泽东高度评价朱德:临大节而不辱。肚量大如海,意志坚如钢!

  朱德对毛主席的尊重绝不是出于狭隘的个人利益需求,而是长期革命斗争中党在毛主席领导之下取得的一个又一个胜利所使。他对毛主席的卓绝才华、高尚品质、领袖风范,由衷敬佩,终生拥护。对于毛主席晚年捍卫党和社会主义制度采取的一系列措施,朱德更是由理解而由衷赞叹继而坚决支持拥护。他在《喜读毛主席词》的后半部分里说:XX号炮响,帝修心胆寒。春风化红雨,新枝壮且繁。老中青一体,路线共瞻前。阶级斗争纲,纲举目豁然。掌握辩证法,统一宇宙观。真心搞马列,地覆天又翻。

  革命一生已至垂暮之年的朱德,这时候绝没有也绝不会对任何人和事有任何的盲从。纵观老人光辉战斗的一生,他从来就没有盲从过什么人与什么事。他所定论的任何事情,既非某种政治需要所使,更非一时心血来潮所致。况且,他与毛主席之间的感情,其清如水,其甘如饴,其真如金,其纯如冰,哪里需要掺杂世俗的尘垢?他的诗句所表达的内容,是他深思熟虑之后才决定拿给世人看的,留给后世借鉴的。只有他,才配是毛主席一生名副其实、志同道合的极少数最亲密战友之一,最能理解毛主席胸怀的革命初心与肩负的历史使命,最大可能地永远支持毛主席的英明决策。

  周恩来与毛泽东虽然相识较早,但真正一起共事并最终相知却是在中央苏区。国共合作破裂之后,陈独秀理所当然地离开了中共最高领导职位。一部分留过欧洲与苏联的年轻革命者一时间成了中共领导层里的风云人物。后来广为人知的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就是指的他们。因为这些人年轻气盛,革命热情高涨,又在马列主义诞生地生活学习过,有关马列的著作读得多,记得多,说得多。他们深受当时的共产国际器重,年纪轻轻就被委以重任。那时的中国共产党只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一切人事安排悉听命于共产国际。周恩来在这些人中自然有着别人难以企及的影响,他曾是旅欧中共支部的领导人,后来又担任过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他能很快进入中共核心层绝非偶然。

  周恩来是一个极具个人道德信仰的人,他有着中华文化里正人君子的风范和仪表。对人真诚,聪明睿智,善于沟通协调,能够忍辱负重,从不斤斤计较个人的荣辱得失,处处事事以党的事业和革命大局为重。同时,周恩来身上还有常人少有的坚韧顽强意志和不屈不挠斗争精神。他对党内同志更多的是和风细雨的工作方式和无微不至的关心爱护。在对待敌人上,他机敏善变,方式灵活,处处主动,从不妥协与手软。

  上世纪三十年代,远在上海的中共中央接二连三遭遇一系列挫折,无法在上海继续下去了,不得不迁往由毛泽东、朱德一手开创的中央苏区。周恩来就是这个时候才与毛泽东真正生活战斗在了一起。

  然而,那时候的中央领导人是年仅二十四岁的博古。这是一个革命热情高且有着较深马克思主义理论修养也很能演讲的人。他甫至中央苏区,便莫名其妙地看不起毛泽东这个乡下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排斥毛泽东在红军中的领导地位,直至彻底把毛泽东调离军事领导岗位。他和年轻的团中央书记凯丰一样,认为毛泽东根本不懂马列主义,并蔑称毛泽东所掌握的马列主义是山沟沟里的马列主义,根本算不上正统的马列主义。他们的这些观点说起来其实挺可悲。博古自以为自己是真正的马列主义,可在列宁主义的故乡苏联,当时苏共最高领导人斯大林压根就不承认王明博古们坚守的是真正的马列主义。斯大林曾不无讽刺地嘲笑中国的马列主义者们和苏联共产党坚守的马列主义之间的关系,是人造黄油和黄油之间的关系。

  周恩来那时候作为中共核心领导人之一,其实对毛泽东也是不了解的。他虽然没有博古、凯丰们那般傲慢与蛮横,一开始也没有怎么理解看好毛泽东。毛泽东被迫离开红军领导岗位,也不能单纯看作是博古个人的意见,作为政治局常委的周恩来、张闻天、项英也一定参加了意见的。起码从现存的资料看,他们对博古排斥毛泽东的做法没有表示过明显的反对。

  然而,正如毛泽东自己在叠遭挫折后所言,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此言不虚。自古以来能够发现并掌握真理的人实在少之又少。可话又反过来说,如果连泛泛一般人都具备了发现真理眼光的话,那众多青史留名的哲人、圣人、伟人、巨人,又如何能横空出世,引领历史呢?

  只有本本上教条的马列主义者们,一旦排斥了毛泽东,便遭遇了军事斗争中的一系列失败。原本如火如荼形势一片大好的苏区根据地很快在他们手里萎缩了、衰落了、处处事事不顺了、败仗接二连三出现了、伤亡越来越大了。这时候,博古等人除了摇头晃脑无可奈何外,是绝对不愿意承认自己弱智低能的,他们依然寻找种种借口推卸自己的责任。他们的做派,自然惹恼了一线军事指挥人员,性子耿直的彭德怀忍不住对着那个不可一世炙手可热的共产国际军事顾问李德破口大骂,你们这是崽卖爷田心不疼!

  领导者自己没有经纬天地化险为夷之才,不会也不愿意使用有经纬天地化险为夷之才的毛泽东。后来,在广大指战员们的强烈要求之下,他们才不得不请毛泽东为处于困境危境之中的红军出谋划策。果不其然,按照毛泽东的意见,困居前线的红军很快化解了危机。尽管如此,博古们还是不起用毛泽东,继续捉襟见肘地胡乱行使自己手里掌握的所谓领导权。

  周恩来的聪明睿智和巨大作用在此时逐步显现出来。第四次反围剿,他和朱德一起,坚决按照毛泽东的战略部署和战术思想,取得了巨大胜利。可博古李德们是不愿意如此的,他们不能不刷自己的存在感,以便好使自己能够永远在党中央和红军队伍里站稳脚跟。他们继续瞎指挥,蛮指挥,最终抵挡不住国民党军队的堡垒战术与步步为营策略,不得不踏上了说起来是战略大转移实际上是军事大逃溃的漫漫长征路。

  中央苏区的丢失,让周恩来对博古李德们有点失望了。他虽然依然以大局为重,但他也开始反思苏区丢失与红军失败的原因了。他已经慢慢在心底里认可了毛泽东是中国革命队伍里能够领袖群伦的不二人选了。在危急关头,原本是博古坚定支持者的王稼祥、张闻天等人也开始反思红军成败的原因了。毛泽东关于中央红军不能去湘西与红二六军团会师而应该取道云贵敌人力量薄弱地方的建议之所以能够被采纳,作为当时三人团成员之一的周恩来,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其他人绝难代替。自此,毛泽东慢慢地再次接近红军领导核心,他的许多正确建议逐一被采纳。红军终于不再迷茫,不再无谓牺牲,不再处处被动挨打,甚至不再疲于奔命。当遵义会议上决定中国革命前途与命运的正义与谬误的生死对决获胜之后,毛泽东终于应时而出,走到党和红军的前台,开始了实质上领导党和红军的壮阔革命历程。毋庸置疑的是,在这中间,周恩来、张闻天、王稼祥、朱德等人的支持与坚持发挥了关键而巨大的作用。他们的功绩,注定彪炳青史。

  一旦周恩来认定了毛泽东,就终生不渝地紧跟毛泽东、支持毛泽东、全力配合毛泽东、坚定不移地捍卫毛泽东。遵义会议之后,博古依然掌管着中央的核心领导权,这已经很不符合当时革命斗争形势的需要了。多数领导成员一致推举毛泽东接任党的最高领导职务,毛泽东出于大局考虑未能答应,他建议由张闻天接任博古出任党的最高领导职务。一时间,博古拗不过劲儿来,迟迟不愿办理交接手续。当此关头,周恩来无可替代的协调能力再次发挥了作用。在那个叫鸡鸣三省的偏僻小乡村,周恩来与博古彻夜畅谈。他推心置腹地对博古说,中国革命太需要能领导大家奋勇向前的成熟领袖了,而今天这样的领袖已经诞生。他不是你我,也不是其他和我们一样吃过洋面包的留欧流苏人员,因为我们担负不了这个重任,不具备这个能力。我们除了懂点书本上的马列主义理论之外,根本就不了解中国的社会实际,不懂得如何才能在中国取得民主革命的胜利。能挑起这个担子的人,只有毛泽东。我们都应该全力以赴地支持他。

  博古虽然年轻,在处理具体事情上缺乏经验,固执偏颇,但他是一个真诚的革命者,有着一个革命家应有的意志与品质。一旦认识到自己确实担当不了革命的重任以后,他一点也不计较个人的名利得失。经过周恩来一番开导,他豁然开朗。第二天,就顺利向张闻天交接了手续。在后来的实际斗争实践中,博古和当时坚定支持他而反对毛泽东的凯丰一样,逐步认识到毛泽东的伟大与正确,并从心底里和行动上坚决拥护毛泽东成为党和革命军队的最高领导人。

  周恩来自遵义会议之后认定了毛泽东领袖地位之后,就再也没有对毛泽东有过任何拂逆之心,毕生坚定不移地追随毛泽东,理解支持毛泽东,坚定捍卫毛泽东,成为和朱德一样与毛泽东心心相印志同道合的亲密战友。

  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新中国成立后的社会主义建设洗礼,周恩来始终是毛泽东最得力的配合者。很难想象,没有了周恩来的理解支持与配合,毛泽东波澜壮阔的革命生涯中,将会额外付出多少心血与劳动,将会额外受到多少困难与缠绕!至今被人诟病的那次大革命,许多人一说起来就是周恩来在其中如何受了委屈,如何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保护了哪些人,如何负重前行,如何竭尽全力支撑危局,如何饱受艰难鞠躬尽瘁。那都是某些人故意掩盖真实历史,以夸大抬高周恩来功绩与地位来达到诋毁毛主席的不可告人目的的。其实,周恩来始终拥护当时中央关于大革命的决定,坚定支持毛主席制定的革命路线。在大革命过程中,他始终与革命领导小组成员工作生活在一起。革命过程中,领导小组的任何举动,都是经过周恩来同意报请毛主席批准后才实施的,绝非后来被某些人割阉的所谓历史所胡扯的那样。

  只要看看毛泽东与周恩来年谱,只要看看周恩来在大革命过程中的讲话与视频,根本不用做任何辩解,事实便一清二楚。

  可以说,周恩来一生,始终如一地理解毛主席,支持毛主席,捍卫毛主席,他是中央高层里极少数随时随地就能对毛主席任何正确决策心领神会并坚决贯彻落实之人。如果要问:毛泽东一生的革命知己与亲密战友是谁?我可以毫不犹豫地回答:周恩来与朱德。

  只要看看各个历史时期,周恩来与毛泽东在工作上的密切配合,二人之间友好和谐的关系,就可以相见他们二人之间的真诚战友情、同志意、兄弟义。

  同样,周恩来对毛主席的坚决支持与拥护,来自于长期的革命斗争实践,来自中国共产党从胜利走向胜利的革命史,来自于二人心智相通肝胆相照的革命友谊,来自他们彼此高度信任密不可分的和谐融洽关系。

  周恩来曾对人说,当我们对毛主席哪一决策暂时不理解的时候,不要急于提出反对意见,回去后要冷静地进行思考,在经过一段实践检验之后,才能下最后结论。往往是我们错了,毛主席对了。

  今天,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伟大功绩与历史地位越来越受到更多人们的重新审视、肯定与追捧。在复杂多变的国内外铁的事实面前,现实一而再再而三地证明并将进一步证明毛主席许多被人否定的东西依然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依然可以指导眼下的许多工作,依然可以使用于今天的国际斗争实践,依然是我们不可或缺必须要坚持运用的最有力武器。

  最为广大民众不解甚至不满地是,当今中国,诋毁贬损污蔑谩骂毛主席的人犹在,事犹在,他们的恶行仍在继续。捍卫毛主席的声音依然微弱并且沉在基层,那些掌管着各领域话语权的反毛之人依然不允许人民说话,尤其为毛主席说话。

  毛主席一生自认为最大功劳之一的大革命仍继续着从前的说法,这真让人有点无奈与莫名悲愤。

  大家就没想一想,毛主席是何人?他能够把自己和无数革命先烈们一手打下的江山随意糟践而不知心疼吗?他能够明知是火坑却故意带领他的人民深蹈其中吗?他愿意让人起来向自己一手建立的政权机构进攻造反吗?他想把与自己并肩战斗过的建立了新中国的战友们推到人民的对立面吗?

  中国的历史乃至世界的历史,千百年来都是精英权贵操控的历史。这些人虽然只是极少数一部分,可他们却掌握着国家政治经济军事大权,聚敛着全社会绝大多数的财富。他们锦衣玉食,为所欲为;他们生杀予夺,草菅人命;他们高高在上,恣意妄为。他们顽固地认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他们像奥巴马曾说当今的中国那样,十三亿中国人也过上西方优渥的生活,将是我们的灾难。

  是的,人民政权建立后的中国,把固有的历史秩序彻底打乱了,许多思想上刻印着旧秩序的人当然心有不满了。更有不少曾经的革命者,在和平生活环境中慢慢开始养尊处优了。他们开始享受特权,自视甚高,生活奢华,精神华贵,复辟旧礼,超凡绝尘;他们开始背叛人民,倾慕奢华,享受尊贵。而毛主席一手建立的人民政权绝不是也不允许这个样子,毛主席要求人民共和国的官员绝对是人民公仆,知识分子必须接受人民教育改造,全社会必须逐步走向人人平等,社会财富必须逐步走向基本公平。人民不是名义上的国家主人,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国家主人。

  然而,毛主席的革命初心在他在世的时候,就有人对此心怀不满并逐步蚕食或异化;在他身后,这类人更是变本加厉,无所不为。以至于毛主席一生深恶痛绝的官僚主义在某些地方和某些领域逐步抬头。他反复教育大家要牢记革命先烈的付出,要不忘共产党人的使命。可是没有多少人愿意保初心,履使命,有担当,顺民意。更有人甚至要把中国的社会制度来个彻底改变,把已经建立起来的社会主义制度拉回到过去的旧制度体系中去。如此种种,毛主席能同意吗?会同意吗?能容忍吗?不继续革命能行吗?当然不行。

  于是,继续革命,人民民主专政,再次被提起并以全新的方式发扬光大。他号召人民起来同人民革命的叛逆者作斗争,还权利与人民,还社会主义制度以纯洁,还人民民主专政以应有威力。这样就触动一些人的奶酪了,他们悲愤莫名了,他们一旦有机会就开始血泪控诉了,他们不失时机要彻底变天了,他们把脏水污水不遗余力地往造成他们不可能或已复原后有可能再次失去的特权的人民领袖身上发泄了、栽赃了。只希望一朝把毛主席搞得无功尽过,罪大恶极为止。那样,他们的既得利益和崇高地位就得以保全了。

  历史就是这样,为大多数人谋利益的人是永远不被极少数精英权贵所容的,他们必会用自己掌控的话语权对其竭力抹杀、污蔑、栽赃,直至把他搞得臭不可闻再无可能翻身为止,直把他谩骂得体无完肤彻底腐烂为止。

  今天,毛主席依然背负着骂名。骂他的人一个个人头狗脑,装模作样,沐猴而冠。他们借助网络视频、小说影视,回忆文章,不遗余力地继续着诋毁谩骂毛主席和毛泽东时代的罪恶勾当。然而,历史与时间是公平的,人民大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功过是非自由人辨识得清楚,真假美丑自由人能区分开来。

  只要时间继续流逝,毛主席的伟大人格与历史功绩将会在今后的时空里愈发光彩照人,愈发深入人心,愈发造福子孙后代,愈发由中国走向全人类。

  不信吗?那请你暂时冷藏起来,等若干年后你认为合适的时候再解封之日吧。我想,那个时候的中国乃至世界,才叫真是令你要气绝而亡或者继续冷藏下去的崭新人间!

  2021.11.22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朱旄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付牛石:谁才是毛主席志同道合的战友?
  2. 如果巧合到这种程度,那该猖狂到何种地步
  3. 吴铭:正名问题
  4. “安阳王”前传之“王”的女人
  5. 司马南扔出第八颗炸弹,会不会撕开一道口子?
  6. 咦,这几个法官怎么了?
  7. 安阳狗咬人事件向纵深发展,王新刚更多罪行被曝光,谁是保护伞?
  8. 是柳传志的问题,又不全是柳传志的问题
  9. 说说“五六七八九”
  10. 某想为何不敢正面回应司马南,或者告人诽谤?不禁让人产生许多联想!
  1. 关于新《决议》中的错误与问题
  2. 叶方青:对第三份决议,谈几点看法
  3. 柳传志女秘书召见司马南?
  4. 决议公布后,青年们在评论区高呼“毛主席万岁”!
  5. 司马南一己之力挑联想,舆论场一片沉默两不帮
  6. 批判买办资本家,怎么就不行了呢?
  7. 吴铭:谈谈看法
  8. 付牛石:谁才是毛主席志同道合的战友?
  9. 吴铭:谈谈中国的巨额负债问题
  10. 老田:从庞灵杀人案回顾1968年那份“最有温度的判决书”
  1. 为什么在儿童接种新冠疫苗问题上必须慎之又慎?!
  2. 陈先义:情况正在起变化
  3. 一场特别的顶级高层会议
  4. 朱江:林彪元帅眼里“几十年的历史”,你同意吗?
  5. 关于新《决议》中的错误与问题
  6. 毛主席论“诗”:诗也是一个严肃的东西,要字斟句酌
  7. 叶方青:对第三份决议,谈几点看法
  8. 吴铭:形势正在向有利的方向发展
  9. 吴铭:呼吁以叛国罪严惩胡球编!
  10. 李玲:为百年大党的成熟和智慧点赞——十九届六中全会公报学习体会
  1. 愚公移山: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最好的礼物
  2. 【满屏“毛主席万岁”】他们的年龄是:16岁、18岁、19岁、20岁……?
  3. 捍卫毛主席就是捍卫社会主义事业的正确方向——范景刚2017年1月20日答日本《朝日新闻》记者
  4. 关于新《决议》中的错误与问题
  5. 印共(毛)游击队在警察的斗争中出现重大伤亡
  6. 狗咬人,安阳王!留下三大疑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