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经济视点

报应来的太快!当年亲手肢解“法国华为”的通用电气,如今却被后者反杀了

酷玩实验室 · 2021-11-24 · 来源: 酷玩实验室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当年霸道得不可一世,甚至为了肢解阿尔斯通不惜“绑架”人家高管的通用电气,如今竟然自己被“肢解”了。而且肢解的原因,恰恰就和吞并阿尔斯通有很大关系。

  这几天,发生了件大新闻。

  甚至有人把它称为近几年世界商业史上最讽刺的一件事。

  什么事呢?

  当年霸道得不可一世,甚至为了肢解阿尔斯通不惜“绑架”人家高管的通用电气,如今竟然自己被“肢解”了。

  而且肢解的原因,恰恰就和吞并阿尔斯通有很大关系。

  说到这,就要回到2021年11月9日这一天。

  当天通用电气宣布,公司将“一分为三”重组为三个上市公司,分别专注于航空、医疗健康和能源。

  在人们难以置信的注视下,这家巨无霸竟然被拆分了。

  分拆完成后,领导层也进行了调整——通用电气现任首席执行官Larry Culp将领导通用航空业务,并担任通用医疗保健公司的非执行董事长。通用电气动力部门现任CEO Scott Strazik则将担任合并后的可再生能源、电力和数字业务的首席执行官。

  首席执行官Larry Culp在公告中也难以抑制其落寞的心情:

  今天是通用电气的决定性时刻,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1.jpg

  要知道在此之前,通用电气对于美国有多重要?

  假如几年前,你问我哪家公司最能代表美国,我的回答不是苹果,不是谷歌,也不是波音。

  而是通用电气。

  为什么是这家企业呢?

  大家听我举几个例子。

  比如,我们如今天冷了要烧暖气,这时便需要锅炉来烧水,这个锅炉,得找通用电气。

  再比如,前一阵全世界都在闹电荒,需要更多发电厂来发电,这些发电厂,也得找通用电气。

  又或者,大家坐着飞机、轮船去旅游或者出差,这些交通工具最为核心的发动机,同样得找通用电气。

  就连美国的导弹系统、雷达无线电、医疗设备,塑料......统统离不开通用电气。

  关于通用电气的无处不在,曾经有一个“笑话”是这样讲的:

  9.11事件中两架由通用电气租赁的飞机,装载着通用电气生产的发动机,撞向了通用电气投资建造的两栋标志性大楼,大楼和飞机均在通用电气保险部门投保,现场的一切被通用电气公司旗下的NBC全国广播公司直播。

  可以看出,某种意义上来说,通用电气就是美国制造业的核心。

  虽然说,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这家巨头就显出了疲态,业务规模不断收缩,营收不断减少。

  但毕竟是代表美国绝对工业实力的巨擘,大厦崩塌得如此之快,也着实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那个曾经强大且辉煌的通用电气,那个执全球制造业技术之牛耳的通气电气,真的就将淡出人们的视野里了吗?

  更令人关心的是,它到底是怎么被自己一手肢解的阿尔斯通拖垮,上演了现实版商业现世报的?

  01

  关于通用电气的拆分,并不是没有征兆。

  早在2016年,其旗下的家电业务,就以54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咱们的青岛海尔。

  尴尬的是,同样的业务在中国人的管理下,却产生了截然不同的效果。

  在美国家电市场上半年负增长1%的疲软势头下,其逆势增长11%,成为了增速最快的一匹黑马。  

2.jpg

  不过,海尔的出现并没影响通用电气“卖卖卖”的节奏。

  到了2017年,它又把其水处理及工艺过程处理部门,卖给加拿大魁北克储蓄投资集团;2018年,运输业务卖给了铁路设备制造商西屋制动(Wabtec Corporation);2019年,旗下的生物制药事业Biopharma出售给了丹纳赫(Danaher)。

  2020年最过分,通用把其照明业务——这可是它发家的核心根基,已有近130年历史——打包甩给了智能家居公司赛万特(Savant)。

  可以说,为了甩卖,连“老祖宗”都不要了。

  正当人们觉得这已经够离谱的时候,到了今年年初,通用电气又剥离了旗下飞机租赁部门......

  那么有人会问,为什么一个巨头,要这么频频卖身呢?

  因为卖了业务,才能有钱还债。

  

  早在2018年,通用电气的未偿债务约就达到了1150亿美元。

  作为一家拥有126年历史的企业,它已经成为了全球负债第六高的非金融企业。  

3.jpg

  2019年8月,通用电气又被一位名叫哈里马科波洛斯(Harry Markopolos)的美国会计专家举报涉嫌“历史性”的财务造假。

  这位哈里马科波洛斯是何方神圣?

  他正是著名的金融史上最大“庞氏骗局”麦道夫案的揭发者,正是他的揭发,最终导致该案的操纵者伯纳德麦道夫入狱150年。

  在175页的报告中,马科波洛斯列举了通用电气的“四宗罪”:

  一,公司会计违规行为涉及金额高达380亿美元,相当于今日市值的54%以上;

  二,公司存在185亿美元保险储备缺口;

  三,油气业务的会计方5式存有问题;

  四,运营资金情况远比披露的糟糕。

  光是第一条,就意味着能在资本市场被宣告“死刑”。

  生死关头,通用电气自然矢口否认。

  首席执行官劳伦斯-卡尔普(Lawrence Culp)为了自证清白,还自掏腰包购买了公司价值近200万美元的股票。

  不过,这并没能说服资本市场。  

4.jpg

  第二天,通用电气股价迎来暴跌,最高跌幅近15%,收市较上一交易日下跌11.4%,在创下2008年以来最大单日跌幅的同时,公司市值一日之间蒸发89.8亿美元。

  那这个曾经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何以会沦落到这一地步?

  因为犯了制造业垄断巨头的通病。

  玩金融。  

  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通用电气就开始向利润丰厚的金融业高歌猛进。

  起初,是为了给自家电器做分期付款,后来慢慢衍变成放贷,最后还做写字楼、飞机和铁路油罐车的出租服务。

  随着金融业开始进一步主导美国经济,通用电气也愈发开始依赖金融这头“现金奶牛”。

  在全盛时期,通用电气超过一半利润都是金融部门创造的,其一度与美国最大的银行比肩,与华尔街最高端的人才竞争,聘用的银行家数以百计。

  到2001年,通用电气6000亿市值中,仅金融资产就达到了3700亿之多,一度被称为伪装成工业巨头的对冲基金。

  不过到了后来,其通过金融玩的“猫腻”也开始越来越多。

  比如,它会向银行贷款,然后转过头来买自己公司的股票,通过借债把股票抬高,以此获利。

  又或者,通过造假粉饰财务报表,填补其中的亏损窟窿,让财务报表显得好看,

  这其中的把戏,包括在季度末的最后一天卖掉半个停车场,或者出让一家发电厂的部分权益,然后在季度结束后再买回来。

  可以说,吃进的是债务,吐出的是真金白银。

  但泡沫总有被戳破的一天。

  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给了通用电气当头一棒。

  自那之后,通用电气开始一蹶不振,陷入裁员、变卖资产、断臂求生、搞股票游戏的怪圈。

  由于之前公司将主要资源投放到金融行业,又导致制造业部门长期不能获得足够投资,竞争力也一路下降。

  对于这种下场,可以说是成也金融,败也金融。

  02

  不仅如此,在“电力”的老本行,通用电气也迈错了关键一步。

  众所周知,电力部门是这家企业的根基所在,也是其最大的营收来源,2016年,发电部门的利润为41.9亿美元,相当于通用电气整体利润的一半。

  天然气发电设备、火电厂、核电站,都是它最具竞争力的产品。  

5.jpg

  而其在该领域的竞争力,也代表着美国对于能源市场的掌控力。

  所以,只要出现威胁到通用电气的国际竞争对手,美国司法部都会去“特殊照顾”一下,不是吞并肢解,就是巨额罚款。

  比如:

  2010年ABB公司被罚5800万美元;2008年德国西门子被罚8亿美元,8名工作人员被起诉,包括1名执行委员会成员;日本日立公司被罚1900万美元;

  这其中最“臭名昭著”的一次,还要属并购法国的阿尔斯通。

  阿尔斯通曾一度被称为法国的“华为”。

  其在水电设备世界第一,核电站常规岛世界第一,环境控制系统世界第一,超高速列车和高速列车世界第一,是该国家工业的一颗明珠。

  不仅如此,对于法国来说,这家企业还有特殊的“战略”地位。

  它负责法国境内58座核反应堆的所有汽轮发电机的制造、维护和更新工作、75%的电力生产设备,并且拥有让全世界都羡慕不已的技术,同时还为戴高乐号航空母舰提供推进汽轮机。

  不过,如此“国之重器”,由于抢了通用电气的市场,也难以避开“杀身之祸”。  

  2013年,通用电气伙同美国中情局,先后“绑架”了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等四名公司高管,并借助各种极限施压手段,迫其就范认罪,还判处了阿尔斯通7.72亿美元的巨额罚款。

  皮耶鲁齐后来回忆到,在阿尔斯通与通用电气的交易中,美国司法部如影随形。

  甚至他还惊讶地发现,为阿尔斯通提供法律咨询服务的律师事务所老板,竟然是通用电气老板的亲兄弟。  

  后来他在《美国陷阱》中提到,“通用电气这家企业,最能代表美国意志。”  

  2014年,阿尔斯通签署了认罪协议。2015年,法国的“工业明珠”落入通用电气囊中。

  由于这次收购,通用电气拥有的燃煤发电厂的大型涡轮机数量,足足增加了一倍,达到1500台。

  在众人看来,这又是一次美国霸权主义的胜利。

  不过,吃掉阿尔斯通的燃气发电发电部门,并没有得到如愿以偿的发展,反而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通用电气收购阿尔斯通的前提,是预测传统能源——比如燃煤和天然气——在长期内是仍然是发电的主流。

  可惜的是,他们预判错了。

  仅在一年后,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通过了《巴黎协定》,规定2020年后将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升幅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并为把升温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鼓励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发展清洁能源。

  这个协定的颁布,使得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市场急速下滑。  

  同时,随着风能和太阳能等新能源价格的不断降低,对新建火电厂的需求也快速萎缩。

  这给了通用电气当头一棒。

  甚至于当年的阿尔斯通并购案,一下子成了沉重的负担。

  不过,当时的他们,并非没有挽救的机会。

  尽管那一年燃气轮机的需求大减,不过由于收购了阿尔斯通,市场的颓势被掩盖了,甚至部门收入还提高到近270亿美元。

  但是,深知内情的首席财务官约翰·弗兰纳却没有及时回头,甚至在财务报表中,他仍然声称阿尔斯通整合后的“今年表现良好”。

  结果到了下一年,相关设备的库存积压就如潮水般来袭。

  2018年,通用电气的大型燃气轮机销售额较上年下降了60%,电力部门创下了8.08亿美元的亏损新高。

  众人这才发现,通用电气原来一直在裸泳。

  后来仅仅三年时间,他们就损失了1930亿美元,相当于同期平均市值的四分之三,为此其电力部门不得不裁员1.2万人,CEO也黯然下台,

  讽刺的是,通用电气用阴谋肢解了发电领域最大的竞争对手,但没想到的是,先把自己给肢解了。  

  用自己做的毒苹果,最终毒死了自己。

  03

  押错宝的通用电气,急于在新能源紧赶直追。

  不过这时他们发现,这个领域已然又一个庞然大物——中国企业已经悄然崛起了。

  众所周知,中国不仅是全球最大电力市场,也是在新能源布局最为及时的国家,每年可再生能源新增装机量约占全球40-50%。

  无论是水电、风电、光伏、在建核电装机规模等多项指标,都保持世界第一。  

6.jpg

  以前,我们因为技术落后,许多工程只能依赖于通用电气、西门子等国外巨头来。

  但随着技术的不断研发,和第三次能源革命的超车机会,局面正在发生扭转。

  比如,今年6月份正式投产的全球在建规模最大的白鹤滩水电站,它的“心脏”——全球单机容量最大的100万千瓦水轮发电机组,则完全由哈尔滨电气集团有限公司自主研发的。  

7.jpg

  为了将转轮综合效能达到最好,哈尔滨电气人根据机组运行水头高、电压等级高、容量大等特点,因地制宜地对发电机、水轮机转轮进行多轮次优化设计,水轮机的模型转轮先后研制了13个转轮模型。

  多番比较后,他们最后创新性地选择采用15长15短的长短叶片结构转轮,将白鹤滩转轮的最优效率提升到96.7%。

  这个数字哪怕放在国际上对比,都处于领先水平。

  风电方面,今年10月18日,位于四川成都的东方电气集团,也发布了13兆瓦等级海上风电机组。

  该型机组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是目前亚洲地区在制的单机容量最大、叶轮直径最大的永磁直驱海上风电机组。

  它单台机组每年可输出5000万度清洁电能——这个电量,能满足25000个三口之家一年的家庭正常用电。

  而它的上一代——10兆瓦等级海上风力发电机组,更是自投运以来平均可利用率超99.8%,创下单周发电量超过172万度的优异成绩,连续两年登上全球最佳海上风电机组排行榜。

  同样是东方电气,还攻入了通用电气的核心地带——重型燃气轮机领域。

  众所周知,重型燃气轮机是发电和驱动领域的核心设备,被誉为装备制造业“皇冠上的明珠”。

  但针对压气机、燃烧室、高温透平叶片等需要定期更换的三大核心部件,国际厂商不予转让设计制造技术。

  为此我们不仅要高价购买,还时刻面临卡脖子的窘境。

  直到2019年9月27日,东方电气历时10年自主研发,相继攻克三大核心部件的关键技术瓶颈,完成了国内首台F级50兆瓦重型燃气轮机。  

8.jpg

  不仅如此,中国的发电站也在海外,不断抢走通用电气的市场。

  这就不得不提到远近闻名的“华龙一号”。

  2020年11月27日,华龙一号全球首堆——中核集团福清核电5号机组,首次并网成功。

  这次并网,创造了全球第三代核电首堆建设的最佳业绩,也标志着中国打破了国外核电技术垄断,正式进入核电技术先进国家行列。

  同时,“华龙一号”独创采用了177堆芯设计,在提高发电功率的同时,增加反应堆安全设置,提高了核电站的安全性。

  自主研发的CF3燃料组件能实现18个月换料的长周期运行,使“华龙一号”实现反应堆拥有。

  高质量、高性价比的发电组件,让近20个国家都表达了采用该技术的意向。 

  比如目前,海内外共有6台华龙一号核电机组在运在建。

  其中,华龙一号海外首堆——巴基斯坦卡拉奇2号机组,已经在今年3月19日并网成功,打开了首个海外市场。

  而原先这些区域,正是通用电气十拿九稳的“地盘”。

  在中国发电站的挑战之下,它的核心根基,它曾经最拿手的业务,也风光不再。

  尾声

  通用电气的衰落,也是去工业化后的美国经济的一个缩影。

  143年前,随着托马斯·爱迪生将电灯泡做成商品售卖,通用电气也随之诞生,几乎在同时,美国的工业步入正轨。 

9.jpg

  在接下来的一个世纪里,伴随着第二次能源革命,通用电气的电灯、电线、电视机和洗衣机走进家家户户,美国制造业也一步步茁壮成为一棵参天大树。

  两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恰恰又“幸运”地催生了美国的军工业。

  通用电气靠此完成一波财富积累,成功转型为飞机引擎、动力涡轮机和医疗设备领域。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他们靠着垄断生活中必不可缺的工业部类,赚得盆满钵满,也逐渐变得不思进取,甚至沾染上“金融”的毒瘾。

  后来随着东亚,尤其是中国的复苏,美国民营制造业开始逐渐丢失阵地,先是纺织品,再是电子产品,到如今已经到了芯片、内燃机、发电机、发动机.........这才幡然醒悟。

  疫情过后,美国更是意识到产业链的重要性,逐渐从原来的“去工业化”,又喊出了“再工业化”的口号。  

10.jpg

  不过,为时已晚。

  随着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的崛起,曾经转移出来的工业,美国发现无论如何,都收不回去了。

  同时在中国工业智能化的不断逼近的情况下,他们高端制造业的份额也在不断流失。

  伴随着美国的衰落,通用电气也一步一步,逐渐从裁员,到卖身,到如今的彻底拆分,黯然退场。

  20年前,我们能从这家公司身上,看到很多美国的影子。

  如今的我们依旧它身上,看到很多美国的影子。

  只不过如今这个影子,往日风光早已不再。‍

  而如今这个讽刺的的故事也告诉我们:

  侥幸得到,也不能走邪路,德不配位,必有余殃。

  毕竟,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蜗牛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谁才是毛主席志同道合的战友?
  2. 如果巧合到这种程度,那该猖狂到何种地步
  3. 倒拨垂杨柳
  4. 吴铭:正名问题
  5. “安阳王”前传之“王”的女人
  6. 申鹏:联想不是“组装厂”
  7. 司马南扔出第八颗炸弹,会不会撕开一道口子?
  8. 咦,这几个法官怎么了?
  9. 某想为何不敢正面回应司马南,或者告人诽谤?不禁让人产生许多联想!
  10. 孙锡良:我或许也是条狗
  1. 关于新《决议》中的错误与问题
  2. 叶方青:对第三份决议,谈几点看法
  3. 柳传志女秘书召见司马南?
  4. 决议公布后,青年们在评论区高呼“毛主席万岁”!
  5. 司马南一己之力挑联想,舆论场一片沉默两不帮
  6. 批判买办资本家,怎么就不行了呢?
  7. 吴铭:谈谈看法
  8. 吴铭:谈谈中国的巨额负债问题
  9. 谁才是毛主席志同道合的战友?
  10. 韩东屏:站在世界历史的高度看毛主席
  1. 为什么在儿童接种新冠疫苗问题上必须慎之又慎?!
  2. 陈先义:情况正在起变化
  3. 一场特别的顶级高层会议
  4. 朱江:林彪元帅眼里“几十年的历史”,你同意吗?
  5. 关于新《决议》中的错误与问题
  6. 毛主席论“诗”:诗也是一个严肃的东西,要字斟句酌
  7. 叶方青:对第三份决议,谈几点看法
  8. 吴铭:形势正在向有利的方向发展
  9. 吴铭:呼吁以叛国罪严惩胡球编!
  10. 李玲:为百年大党的成熟和智慧点赞——十九届六中全会公报学习体会
  1. 愚公移山: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最好的礼物
  2. 【满屏“毛主席万岁”】他们的年龄是:16岁、18岁、19岁、20岁……?
  3. 捍卫毛主席就是捍卫社会主义事业的正确方向——范景刚2017年1月20日答日本《朝日新闻》记者
  4. 关于新《决议》中的错误与问题
  5. 资本下乡赚得欢,打工人命丧打工路
  6. 【必须封杀】摄影师陈漫辱华、反社会主义,这都是什么牛鬼蛇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