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吴铭:交友不慎的后果

吴铭 · 2021-11-25 · 来源: 立寒秋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老司马,我说您交友不慎吧。谁背后捅你刀子,谁出来替垂杨柳找台阶?居然是老胡。而且,人家老胡还说是你老司马的朋友。人家捅你刀子时,还提前告诉你一声。朋友,是用来出卖的,当然,是在关键时候才出卖朋友,普通情况下,是不需要出卖朋友的。

  唐朝武则天时期,为了发展农业,禁止杀牛,违犯者重惩,举报者有奖。开国元勋秦叔宝的重孙子秦国桢又生了个儿子,办满月酒,杀了头牛,做些汤饼,请亲戚朋友来庆贺一下。

  所请贵客中,有朝中红人傅游艺、杨戬,后人通称此二人是“酷吏”“奸臣”。结果,傅、杨二人喝了秦家的酒、吃了秦家的肉,估计也当面表示了庆贺之意,回到朝中,立即向武则天举报,并拿出两个牛肉饼为证,说秦家兄弟居然杀牛!于是,武则天召来秦国桢,质问怎么回事?居然违背我的命令。秦说,我们家添了个小男孩,搞个晚会,杀了头牛;我知罪了,请皇上惩罚。武则天说,搞个晚会庆贺生子,也可以。不过,请客时要注意,不要什么人都请。如傅游艺、杨戬这样的人,怎么能请呢?

  我对老司马有看法,就是因为老司马不注意交友,居然把胡锡进也交成了朋友。

  这几天,老司马倒拔垂杨柳,掀起江湖上十二级巨浪。棰杨柳很是狼狈,居然放下身段,做出专门的会见方案,派出高等女秘书,由杨老总亲自出面、若干头面人物作陪,要请老司马吃饭,说是要探讨民族企业发展大计,还要资助红色事业。

  连环套!百亿身价的柳和杨,居然出此下策,看来也是没有别的好办法了。

  要在以往,垂杨柳应对这种事的办法,多了去了:发律师函、自媒体平台删贴封号,这招法,百发百中,屡试不爽。再不济,以老柳的号召力,召一帮有头有脸的大企业家,捍卫联想的荣誉。最不济,也可以找几个著名经济学家、媒体人之类,写几篇文章,反击一下老司马。但这些招数,联想都没有采用,就眼看着老司马打他们的脸,他们基本不还手。

  也有几个小号,写了些替联想涂抹、化妆的文章,不过,写手的资历和影响极其有限,完全不足以冲抵老司马的“不专业”。

  但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比如经常出来讲话的什么著名经济学家、著名学者、著名媒体人、著名智库,“有关方面”,等等等等,不管是吃公家饭的还是吃灯塔国民主基金、麦克阿瑟基金饭的,都噤若寒蝉,似乎在等等等等,又似乎都在刻意地看垂杨柳的笑话。这可不是他们的一贯风格呀。

  形势就这么一直向于联想不利的方向发展。

  这情况,让人大惑不解。

  有人说,老司马很孤单。我却认为,是垂杨柳太孤单。别忘记了,人家可是百亿身价的大亨呀!以前人家一出场,那是“肃敬”“回避”,前呼后拥。什么时候吃过这亏呀?

  垂杨柳的场面尴尬极了,很需要有人出来替联想找个台阶。

  谁呢?胡锡进。其文章题为《司马南连发视频炮轰联想“贱卖国资”,胡锡进这样看》,迅速被“观察者网”(截止目前点击40万)、“新浪财经”、“新浪军事”、“网易”(截止目的点击2万多)、“腾讯新闻”等主流媒体转载,看来,胡马上取代柳杨,成了这出戏的第一反派。

  据胡锡进自己说,他本不想谈,但架不住网友“催”。不知道这“网友”中,有没有杨柳的人。胡锡进这么亲民,居然因为听了网友的话才写文章,这还是第一次。

  老司马,我说您交友不慎吧。谁背后捅你刀子,谁出来替垂杨柳找台阶?居然是老胡。而且,人家老胡还说是你老司马的朋友。人家捅你刀子时,还提前告诉你一声。朋友,是用来出卖的,当然,是在关键时候才出卖朋友,普通情况下,是不需要出卖朋友的。

  看老胡怎么说:

  “联想曾是改革先锋,柳传志和杨元庆的表现从一定意义上说参与了对中国企业家的定义,社会给予了联想和柳杨极高的尊敬和期待,联想也等于是对国人做了当IT龙头企业、推动中国高新技术前进的承诺。”(这段是说,杨柳的历史很光彩)

  “但是联想实际上在贸工技路线上越走越远,没有在原始积累后向科技创新真正发力,渐渐退出了国家科技进步和对外竞争的锋线,对中国核心竞争力的贡献越来越小,很多人觉得这辜负了他们对联想作为老牌明星企业的期望。尤其是,它被华为等饱受美国打压的高科技公司比下去了,在模式创新方面也不如小米那样的新兴公司,柳杨等人依然在国有参股企业里享受上亿高薪,整个公司和他们个人的舆论形象逐渐变得脆弱,事实上,对他们有规模的质疑早就开始了。”(这段是说,你老司马是凑热闹,有赚流量之嫌。)

  “不过是否应当将柳杨和联想放在国有资产流失这个严厉的主视角下考量,我认为是需要谨慎的。当年联想从中科院的全资子公司走上股份制道路,客观说是那个时代的产物。从结果看,它导致了国资占比的缩小,但成就了一个很长时间里的领军企业。也许可以说,没有当年的股份制改造,就没有后来的联想,因为联想是中科院出来的最大企业,而且横向看,全国的产品型IT巨头没有一家是纯国企。”(这段是说,不能从国有资产流失的角度看柳杨。)

  “联想平庸了,但它的“国际化”模式是否也是中国企业各种经营类型中应予尊重、保护的一种,同样是值得探讨的。我们不再崇拜联想,与声讨和清算联想,似乎是不同的事情。”(这段是说,即使柳与杨没做什么贡献,也不能声讨和清算。)

  “写此文之前,我询问了多名专家学者的意见,他们对司马南的做法做出不同的道德评价,有褒有贬,但都指出他的评述在专业上有瑕疵。司马南是我的朋友,自称“胡同大爷”,我想他不会介意我将别人对他的这些评价直率地转述于此。”(这段,其实是胡锡进用别人的口,指责老司马“道德”有问题,专业性更差,没有资格评价柳与杨。)

  “我认为,倒过来追究联想是否导致了“国有资产流失”,需要非常非常谨慎。因为有不少民营企业和股份制企业都有所谓的类似“原罪”。中国经济曾经是完全的国有制和集体所有制,如今民营企业占了大半江山,发挥着不可取代的作用。……我很担心,如果反过来追究,甚至形成一个运动,将会对中国民营企业家的积极性造成打击,增加他们的不安全感。”

  读胡的文章,如同吃XX。算了,不难为大家了,我还是总结一下胡的观点吧:

  一是联想曾是改革先锋,推进了中国高技术前进(有吗?);

  二是联想不能从国有资产流失的角度看联想,因为那是“时代”的产物。(因为是时代的产物,所以,国有资产无所谓流失不流失。)

  三是虽然导致了国资占比缩小,但是成就了一个长时间的领军企业;(即使是成了美国企业,也是很值得中国人骄傲的。)

  四是全世界没有一家IT巨头是纯国企。(与国际接轨,外国没有的东西,中国也不能有。外国没有国有巨头IT,中国也不能有。)

  五是有专家认为司马南“道德”不好。胡锡进在这些专家面前肯定没有反驳。

  六是不能清算联想,如果那样会“打击民营企业家的积极性”,让他们感觉“不安全”。

  七是司马南你不专业,你是“胡同大爷”,没有资格评价联想。既然是胡同大爷的评说,大家自然也别当回事。

  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胡锡进虽然是老司马的朋友,但是,对老司马的意思根本没有理解:

  其一,老司马批判的是垂杨柳,而不是联想。胡锡进你搞错主体了。老胡这么个搞法,其实就是借保护联想之名,保护垂杨柳的“产权”“安全”。

  其二,老司马不光是指责垂杨柳的亿元高薪、国有资产流失问题,还有如下问题:A巨额欠款问题、B资不抵债问题、C高利贷和P2P问题、D房地产问题、E根本不是高科技公司问题、F是27个高管中14个是外国人问题、G女秘书请吃饭问题、H财务造假问题、I为美军服务问题、J国家信息安全问题、K房地产问题、H918促销活动举日本国旗问题……这些焦点问题,都以老司马“不专业”的理由,被老胡忽略了。

  我想问一下胡锡进,以上焦点问题,需要什么样的专家水平才有资格评判?怎么不见这些专业人士评判一下?

  其三,胡锡进所询问的这些专家,都姓氏名谁?怎么不亲自出来指出老司马的专业瑕疵,反而让胡锡进代说?这些人见不得光吗?究竟老司马有哪些专业瑕疵,这些“瑕疵”不正是反驳老司马的最佳武器吗?怎么不列举一下?是因为你和老司马是朋友而维护他的面子吗?我看完全不必要!

  其四,哪些专家对老司马的道德进行了“褒”,又有哪些专家对老司马的道德进行了“贬”?我根本不关心老司马在道德上有什么好,我很想看老司马的笑话的,所以,我很想知道究竟哪些专家“贬”了老司马的那方面的“道德”问题。

  其五,胡锡进如果你真的是老司马的朋友,或者你真的中立、客观、公正、理性,那么,你在询问那些专业人士时,有没有问他们怎么看待杨、柳诸人的“道德”,他们是齐声赞扬,还是褒有贬?谁“褒”了柳杨,谁贬了柳杨,怎么褒贬的?你至少应该说一句,这些专业人士对柳与杨做法及其道德,也有褒贬,否则,你不理性、你不中立、你不客观,在老司马和柳杨中间,你拉了偏架。

  胡锡进还说,“中国经济曾经是完全的国有制和集体所有制,如今民营企业占了大半江山,发挥着不可取代的作用。”

  那么,老胡你看看,柳与杨领导下的名义上的高科技公司联想,当初让它搞芯片吧,它根本没搞;说是组装电脑的吧,它居然是个P2P公司,兼营房地产;什么都没有搞出来,居然还资不抵债,居然危及国家信息安全,居然还为美军提供服务……那么,所谓“民营企业占了大半江山”,究竟是什么性质的问题?是窃取本属于全国人民的财富的问题吗?凭什么让这样的企业占据我们的“大半江山”?说它们“发挥了不可取代的作用”,究竟是指什么作用?是P2P制造民间灾难的作用吗?是为美军捐献产品和提供服务吗?是举着日本国旗搞促销吗?

  老胡又说,“柳杨的光环显然失色了,我不知道历史会如何看他们当年的风光,会从他们发挥了那段时间的引领作用来加以肯定,还是会聚焦他们之后的“让别人去闯”、自己在老路上“闷声发大财”,视为一种“堕落”。我觉得视距越远,越能看得更清楚。”老胡这话说得很绕,什么意思呢?就是说,现在不能怀疑柳杨,他们的功过是非,要等几百年后才能评定。

  一个字,“拖”!以拖待变。

  这让我想起了某政治家,他说他的功过,“知我者春秋,罪我者春秋”,只有“春秋”能评定其功过,普通百姓没有资格的。

  还有,蒋介石先生,每有人指责他,他就说,将来看我的日记吧。现在,只能听我的,不可以怀疑、不可以指责。

  这一招,还是很灵的。

  不过,我个人更愿意遵照主席的话,“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今天的事,今天了;这辈子的事,这辈子了,不推给子孙。柳杨的事,马上解决,究竟是什么性质的“引领”作用,是罪是功,立即给个判断,给全国人民一个交待,不上“视距越远,越能看得更清楚”这类“拖”字诀的当。

  那么,如果按照胡锡进的“拖”字诀,柳杨的未来是什么结果呢?

  许小年先生的文章,给我以提示,似乎也是答案。

  许小年的文章,是2021年11月22日由公众号“时代的稻草人”发表的,属于旧文新发,我昨天晚上才看到。其题目是“不动政治体制,经济改革突破没有先例”。这个时候发这种文章,当然我要“联想”一下。

  把许小年的观点与胡锡进的观点放在一起,会发现一个矛盾:联想成了国际IT巨头,引领中国搞科技,这当然是个突破,那么,柳杨取得的这个突破时,政治体制有没有“动”呀?如果说政治体制没有“动”,那么,柳杨的“突破”是怎么取得的?如果说政治体制“动”过,那究竟是怎么“动”的?这个“动”,是否就是胡锡进所说的“时代”?

  下一步,“政治体制”还要怎么“动”?

  许小年说,“企业家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新生力量,我们的企业家现在忙的不是做企业,忙什么?移民。为什么?感觉不安全,产权没有保障。”

  我感觉我看明白了:他们之所以移民,是外国特别是美国保障他们的“产权”。而政治体制改革,目的就是让杨柳这样的“新生力量”“感觉安全”“产权有保障”,他们就不“移民”了。

  胡锡进所提出的“视距越远,越能看得更清楚”这种“拖”字诀,就是等“政治体制改革”完成之后,杨柳就充分“安全”和“产权有保障”了。

  等到“政治体制改革”完成、柳杨诸企业家感觉“安全”“产权有保障”了,他们历史上的一切做法,就都合于新的政治体制了。到那时,“胡同大爷”老司马更加没有权利提出什么质疑了;再提,就属于违背“政治体制改革”大方向,在政治上是反动的、错误的,可以立即封杀、坐牢。当然,杨柳诸人也根本不必费尽心机、低三下四地搞什么美人计、鸿门宴这种伎俩了。

  只有政治体制改革,才能釜底抽薪、一劳永逸。

  谁来推动“政治体制改革”?当然是杨柳这些人嘛,许小年只是替这些人说话的而已。

  我想,在胡锡进看来,许小年,才足够专业。不知道胡锡进有没有询问过许小年,许小年是不是也“贬”了老司马的“道德”。如果贬过,是怎么贬的?

  希望许小年先生也替柳杨回答一下老司马提出的“不专业”问题。我很想听。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蜗牛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司马南扔出第八颗炸弹,会不会撕开一道口子?
  2. 咦,这几个法官怎么了?
  3. 安阳狗咬人事件向纵深发展,王新刚更多罪行被曝光,谁是保护伞?
  4. 说说“五六七八九”
  5. 是柳传志的问题,又不全是柳传志的问题
  6. 老田:关于对毛教员的评价与革命制造者问题
  7. 说什么很重要,不说什么也很重要
  8. 满门忠烈良心想,教父何时灭司马!
  9. 说话中肯胡锡进,眼界开阔白岩松
  10. 风起于青萍之末!中国要做好面对复杂严峻国际局势的准备!
  1. 关于新《决议》中的错误与问题
  2. 柳传志女秘书召见司马南?
  3. 决议公布后,青年们在评论区高呼“毛主席万岁”!
  4. 司马南一己之力挑联想,舆论场一片沉默两不帮
  5. 付牛石:谁才是毛主席志同道合的战友?
  6. 批判买办资本家,怎么就不行了呢?
  7. 司马南扔出第八颗炸弹,会不会撕开一道口子?
  8. 吴铭:谈谈中国的巨额负债问题
  9. 老田:从庞灵杀人案回顾1968年那份“最有温度的判决书”
  10. 韩东屏:站在世界历史的高度看毛主席
  1. 为什么在儿童接种新冠疫苗问题上必须慎之又慎?!
  2. 陈先义:情况正在起变化
  3. 一场特别的顶级高层会议
  4. 朱江:林彪元帅眼里“几十年的历史”,你同意吗?
  5. 关于新《决议》中的错误与问题
  6. 毛主席论“诗”:诗也是一个严肃的东西,要字斟句酌
  7. 叶方青:对第三份决议,谈几点看法
  8. 吴铭:呼吁以叛国罪严惩胡球编!
  9. 吴铭:形势正在向有利的方向发展
  10. 柳传志女秘书召见司马南?
  1. 愚公移山: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最好的礼物
  2. 【满屏“毛主席万岁”】他们的年龄是:16岁、18岁、19岁、20岁……?
  3. 捍卫毛主席就是捍卫社会主义事业的正确方向——范景刚2017年1月20日答日本《朝日新闻》记者
  4. 关于新《决议》中的错误与问题
  5. 以身试药,背女儿送外卖,底层人的生存空间还有多少?
  6. 狗咬人,安阳王!留下三大疑团?